杜笙闻言,眉头一拧,道:“你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,我会满足你。hpshuwu.comhttps://你我一旦开战,必定会造成很大的影响,这对你我来说,是最糟糕的情况,到时候,各方势力都会介入。你一定要打破这数十年来,好不容易维持的平衡吗?”

  叶凡呵呵一笑,道:“杜笙,今日来,我就是取你性命!你如此怯战,难道,你已经失去了王气?”

  杜笙蹙眉,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道:“那便战吧。”

  说罢,杜笙整个人身上的气势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骤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无敌气势,宛如尘封多年的利剑,骤然出鞘,直刺苍穹!

  天地间,骤然多了无数道嗡嗡的剑鸣之音!

  一刹间,方圆十里笼罩的汉城半个中心城区,所有的金铁之物全部都开始发出嗡鸣之音,院子里的树叶忽然变得锋利无比,就像一柄柄等待出鞘的利剑一般!

  万物为剑!

  而杜笙身上的气势与叶凡身上的气势,竟然相差无几!

  整个杜氏庄园的小广场,此刻,被两股滔天气势所肆虐着!

  那地面的碎石,都承受不住这两股冲天气势,开始颤栗着满满浮空而起!

  叶凡眉头一拧,看着那气势节节攀升的杜笙,笑道:“原来,当年第四区域的剑王,是你。”

  杜笙脸色平淡,依旧是负手而立,一副高深莫测的做派。

  他双目凝实,看着叶凡,道:“叶凡,当年之事,早已盖棺定论,你为何还不放下?一定要你死我活,才能消解当年的仇恨吗?”

  呵呵。

  叶凡冷笑了两声,道:“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幅假仁假义的做派,当年若不是杜家故意隐瞒,我妹妹也不惨死在那里!你叫我放下,我如何能放下?今日,我叶凡战你杜笙,只是我向那些人复仇的第一步。”

  杜笙沉默,眼中流转着银色的剑芒寒意。

  片刻后,他微微抬起右手,摇摇头道:“看来,我们之间避免不了一战了。”

  说罢,杜笙抬眉,整个人的气势骤然攀升到了顶点,浑身也肆虐着狂躁的气势,怒喝一声:“剑来!”

  嗡嗡!

  场间,杜笙周身百米内,凡是金铁之物,此刻全部颤栗,发出铮铮的剑鸣之音!

  而与此同时,杜家祠堂内!

  那摆在高堂之上的一个古朴长盒,上面雕刻着晦涩难懂的符文。

  此刻,长盒骤然打开,里面一道锈迹斑斑的长剑,嗖的一声,发出剑道长鸣,宛如长虹一般,骤然飞射而出!

  祠堂蒲团之上,跪着一个双手合十的中年男子,此刻,他双目微睁,看了眼那打开的长盒,无奈的叹了口气,对着杜家列祖列宗的牌位道:“该来的还是来的。”

  身后,先前的那个手下,此刻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,高喊道:“家……家主,出事了,有人……有人挑战我杜家!”

  杜世民起身,应了声知道了,转身,走到祠堂门前,抬头,往前浩渺的天空。

  此刻的楚州汉城上方,早已是乌云密布,雷霆滚动!

  让整个人汉城老百姓吃惊的是,这汉城的上空,不知何时,突然出现了两柄悬空的巨大利剑!

  汉城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的傻白甜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要做门阀只为原作者陈平江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平江婉并收藏我的傻白甜老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