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星辰醒来的时候,身上无处不疼。https://

  “嗯……”

  疼痛让她不得不呻吟,干涩的嗓子,也很不舒服。

  她想要起身,却被按了下肩膀,熟悉的低沉的声音,在她耳边响起。

  “别动,”

  许星辰睁开眼睛,有点不适应的眨了眨,几秒之后,邵怀明那张冷峻的脸庞,渐渐清晰。

  “怀明~”

  邵怀明低沉应声,如墨色的眸子,染上了一抹柔色,大手抚摸着她的脸颊,气息贴近她的耳边,轻声的说着话:“嗯,我在这里。不用乱动,你身上肋骨骨折,最近都会有些疼,但是,会好的。”

  他另一只大手,握着许星辰的手,拇指摩挲着她的手背,安抚着她。

  许星辰虚弱的笑了笑。

  一会儿医生过来检查,嘱咐了几句,离开了。

  房间内归于安静,许星辰看着沉默的邵怀明,道:“昨晚……”

  邵怀明却突然开口,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  “清白比命重要吗?”

  许星辰一愣,然后在邵怀明直接幽邃的黑眸中,摇头。

  “我从来不认为,清白比命重要。”

  可是,她昨晚上却做了这样的愚蠢的事情,不顾自己安全,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清白。

  这显然是不明智的,更不像是许星辰能做出来的事情。

  偏偏,她就是这么做了,还将自己弄的遍体鳞伤。

  这也是命大,才只是肋骨骨折,这万一要是肋骨戳到了内脏,那就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  许星辰扯了扯嘴角,在邵怀明直接又深沉的视线中,眼神不住的闪了闪。

  清白在任何时候,都没有命重要,先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,但是许星辰自己都没有想到关键时刻,会为了一个男人,而不顾自己的安全。

  这就是喜欢上一个男人的傻劲儿吧。

  而邵怀明却还在等着她的解释。

  许星辰竟然没有任何隐瞒,直言不讳了。

  “邵怀明,我想着为你,保留我的清白。都怪你。”

  这声怪,倒是还掺杂着很多的感情。

  让邵怀明原本清冷的心,因为这份如此明显的感情,微微怔了下。

  他沉默着,黑眸直直盯着小女人。

  许星辰再次直接说:“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。”

  所以,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。

  病房内,短暂的沉默,许星辰并没有得到邵怀明除了沉默冷静之外的反应。

  她藏在被子里的手指掐了掐掌心,直接转移了话题,好像刚才的喜欢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  “昨晚那几个人,可能都是青城有权有势的人,他们大概会找我麻烦吧,或许也会连累你。我虽然是没有什么依靠和背景,如果他们真要不放过我们,我也会跟他们死磕到底的。”

  她先表明自己的态度,让邵怀明有个心里准备。

  没想到,邵怀明只是摸了摸她的额头,丝毫没有被吓到。

  “不用担心,他们不会找我们麻烦的。”
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许星辰就是这么隐隐的觉得,邵怀明说的话,就很有说服力。

  他说不会就不会。

  他那笃定自信的样子,好像是运筹帷幄,控制全局的自信,让许星辰萌生出一种,这个男人,可能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弱吧?

  她漂亮的星眸中,不禁浮现出了疑问。

  “怀明,你是不是其实……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?”

  邵怀明挑眉,他的声音还带着磁性的低哑,尾音婉转一挑。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许星辰心里微微有些受不住他的无意识的魅力释放,一种成熟沉静的男人气质,不经意间,只是一个声音,或者一个眼神,就能够让她心动。

  她的脸上有些热,也迅速的否定了刚才的问题。

  “没有,我有点渴了,想喝水。”

  说完,她似乎捕捉到,邵怀明深邃的眼底,一闪而逝的笑意。

  她的脸上更热了,索性,邵怀明没有说什么,起身给她倒了水,轻轻的将吸管放在她的嘴边,伺候她喝水。

  没一会儿,许星辰又睡了过去。

  病房内,邵怀明看着小女人沉睡的容颜,脸色有些白,没有什么血色。

  手指不经意的动了动,想要抽烟。

  但是,他忍住了,只是手机响了以后,他才拿起香烟,起身,走出了病房。

  在外面过道窗边,邵怀明接了电话。

  口中只是咬着没有点燃的香烟,对着电话那边,含糊不清的开口。

  “说。”

  顾廷川听着电话中三哥这声音,都觉得小心脏跳的有点怕怕。

  “三……哥~,那帮孙子,都知道错了,一个个都哭着要求您原谅呢。三哥想怎么办,您尽管说,保证那帮孙子,这辈子都不敢再动许星辰一根汗毛了。”

  说这话的同时,顾廷川还在心里各种咒骂,一帮不省心的混蛋,都是孙子,早告诉他们不能惹许星辰,怎么就这么欠呢?

  其实这事儿,也怪他,非要说什么不能惹,才让他们不服气。

  草,一帮没脑子的货,以后绝对不会再一起玩了,跟这帮孙子玩,顾廷川都觉得自己丢分。

  邵怀明迟迟不开口,顾廷川只觉得更胆颤,后背都出汗了。

  “三哥?要不让他们亲自去给许星辰下跪道歉?”

  邵怀明这才拿开嘴上没有点燃的香烟,冰冷的开口:“我没心情听这些。”

  他直接挂断电话。

  手中未点燃的香烟,就这样在指间,捏了捏,最后扔到了垃圾桶内。

  邵怀明似乎情绪有些异样的烦躁,他站在窗口许久,肃立挺拔的身影,来往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  而那边,顾廷川被挂断电话之后,更头疼。

  没有说什么,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  三哥要是直接说出惩罚来,或者怎么办,那倒是好办了,可是如今,三哥也竟然什么都不说,而且是没有心情听这些,那得是多差的心情啊?

  顾廷川真觉得,天要塌下来了!

  杨少几人的电话又打过来,顾廷川低咒了声,艹,直接拒绝接听,他心情也很差,这帮没脑子的蠢货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许星辰喝了点邵怀明从外面买来的粥,看了眼慵懒靠在窗边,双手抄在口袋中,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让许星辰喜欢的魅力的男人。

  也许是因为喜欢上了他,所以,才会在最近,怎么看都觉得邵怀明怎么吸引人吧。

  他漆黑的眸子,一直落在自己身上,反倒让许星辰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  “前几天忘了问,住院费用应该不少吧?家里的卡里密码也没告诉你,你钱是哪来的?而且住的是单人病房,肯定很贵吧?”

  不是说许星辰没钱,她是拆迁得到了一大笔钱,但是,钱也不是这么用的,她这个人消费观念还没有那么快上去呢。

  “抢银行的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,

  许星辰轻轻笑了下,倒是扯到了胸口,稍微有点疼,她赶紧平复一下笑意,对邵怀明道:“卡在床头的抽屉里,我没有锁,一张你的,一张我的,你下午回家等回来的时候带来,密码是我手机号后六位。”

  邵怀明挑眉,表情清冷,“不怕我携款潜逃?”

  许星辰又笑,“那点钱,还不至于。大钱我肯定不让你知道的。”

  这倒是实话。

  邵怀明难得勾唇一笑,“不是说喜欢我?还不告诉我?”

  许星辰羞窘了下,有些害臊。

  她耳根红了红,却直视邵怀明,“等你喜欢了我再说。”

  邵怀明意味不明的笑笑,走过来坐在椅子上,伸手,修长的手指拂过她散落的发丝,看着小女人脸颊臊红起来,他低低沉沉的开口,略带气音。

  “许星辰,告诉你,即便再喜欢一个男人,也不能把自己全部身家都告诉他,知道吗?”

  许星辰被他说的浑身燥热,他的指腹擦过自己的耳垂,感觉被无限放大,心跳都加快。

  她胡乱的应了声,“嗯。”

  但是,实际上,好一会儿,脑子都没有多清楚。

  直到的邵怀明拿开自己的手指,他随口一问:“那几个欺负你的人,你想怎么处置?”

  “啊?处置?”

  许星辰原以为,他们不找自己麻烦就不错了,竟然还要她来处置?

  邵怀明淡淡的加了两个字,“如果,如果你有机会,能够拿捏到他们,你会怎么做?”

  “如果啊~”

  许星辰想了想,才说:“我不仇富,但是,以自己的资本来为非作歹,就不对了。有这么好的生活,他们不懂得感恩,不懂得多做事情回报社会,那还不如不给他们这些好生活呢。”

  “这是让他们破产的意思?”

  “没,没有那么夸张。不是有个综艺节目,给那些条件好的城市孩子变形记吗?我觉得,他们这些少爷们,也都需要变形一下了,什么时候改了什么时候才能放回来多好?”

  许星辰笑笑,“当然,这只是玩笑话。如果他们真的悔改了,不用过苦日子,就是真心做个慈善,哪怕是帮助一个人都可以。”

  她真心希望的笑容,星眸闪的那么璀璨,邵怀明的心,被不自觉地的抓了下。

  当天晚上,顾廷川就亲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星辰入怀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要做门阀只为原作者冬日微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日微暖并收藏星辰入怀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