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年牧安这么说,靳寒嵊倒是也没生气。https://

  他只是问他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年牧安笑了笑,“我们认识十几年了吧,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你这样。”

  “之前总听别人说,恋爱会让人的智商降低。现在看来,好像真的是这样。”年牧安感叹。

  “嗯?”靳寒嵊对他说,“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说。”

  年牧安再次朝着门口看了一眼,确认温禾时没回来之后,才对靳寒嵊说:“她对你,不单纯。”

  年牧安思来想去还是没用什么特别过分的词儿,毕竟靳寒嵊有多在乎温禾时,他也看得出来。

  这种时候如果他用词太难听,会影响到他和靳寒嵊之间的关系。

  年牧安沉默了几秒钟之后,一边组织语言,一边说:“她是个很聪明很有目的性的女人,她做的每一个动作,说的每一句话,都有所图。寒嵊,有些事情,你要有分寸。”

  靳寒嵊听完年牧安的话之后,很长时间没说话。

  年牧安看了一下靳寒嵊的表情,动了动嘴唇,刚要开口,就听靳寒嵊反问他:“你能看出来的事情,我看不出来吗?”

  年牧安着实没想到靳寒嵊会这么说——

  他这话的意思是,他能看出来温禾时是有目的的?

  所以,之前他的所作所为,是为了配合她演戏?

  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
  靳寒嵊是什么人?

  他平时哪里会和别人玩儿这种无聊的戏码?

  之前年牧安一直觉得,这世界上能戏耍靳寒嵊的人还没出生。

  年牧安愣了一会儿之后,只能感叹一句:“看来你是真的喜欢她。”

  喜欢到愿意配合她演戏,还对她那么温柔。

  不过,这倒是也从侧面应证了温禾时确实有手段。

  世界上真的没几个女人能这样拿捏靳寒嵊。

  靳寒嵊没回应年牧安的这句话,他沉吟片刻,然后问年牧安:“你和她见过?”

  年牧安思考了几秒,没回答靳寒嵊的问题。

  之后,他问靳寒嵊:“你对她的过去了解多少?她在美国的经历你知道吗?”

  靳寒嵊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,听过年牧安的问题后,他目光一凛,手指轻轻地叩了一下扶手,嘴唇跟着动了动。

  “你们见过。”

  之前有人说过,想要在靳寒嵊面前说谎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为他可以轻易看穿你的真实想法,再让你无处遁形。

  现在,年牧安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。

  难怪靳越朔和靳知旻都从来不敢在靳寒嵊面前撒谎。

  他着眼神,实在是太尖锐了。

  想到这里,年牧安不由得笑了笑。

  然后,他问靳寒嵊:“寒嵊,你感官这么灵敏,怎么到她演戏说谎的时候你就看不出了?”

  “因为我愿意惯着她。”靳寒嵊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个答案。

  说完这句话后,靳寒嵊又问年牧安:“在哪里见的?”

  年牧安笑了笑,“可能真的是巧合,她应该来过我医院看病。”

  靳寒嵊眯起了眼睛:“就这样?”

  年牧安:“看来你对她的过去真的很感兴趣,要不要我帮你查一查她在美国的事儿?”

  年牧安的这个提议正中靳寒嵊的下怀。

  他“嗯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你若是救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要做门阀只为原作者温禾时靳寒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禾时靳寒嵊并收藏你若是救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