靳越朔是打心眼儿里替靳寒嵊高兴。https://

  尤其是在看过他前段时间那么颓废的样子之后,再看他这样,简直欣慰得不行。

  仔细想想,也就温禾时有本事让他这样了。

  一顿饭吃完,靳越朔就回公司忙碌了。

  靳寒嵊则是带着温禾时回到了澜庭集。

  他提出要回去的时候,温禾时并没有拒绝。

  其实距离上次来这边也没有过去很久,但她再过来,竟然有些恍惚。

  可能是心态完全不一样了吧。

  上次过来的时候,她还没有真正地放下过去的事情。

  这一次……她已经完全释怀了。

  温禾时正思索的时候,靳寒嵊已经从鞋柜里拿了拖鞋出来,放到了她脚边。

  温禾时垂眸看到靳寒嵊蹲在自己面前,一时间有些茫然。

  她动了动嘴唇,正想说什么的时候,就被他打断了:“抬脚,我帮你换鞋。”

  “……我自己来吧。”温禾时头皮发麻。

  她不太习惯被人这样照顾,大概是因为从小就过得太独立了,总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些夸张。

  然而,靳寒嵊却没有打算让她自己来。

  “我来吧,我想帮你换。”他这句话说得非常自然。

  温禾时被弄得无奈了,只能随他去。

  靳寒嵊的动作很温柔也很细心,换上拖鞋之后,温禾时被靳寒嵊搂到沙发前头坐了下来。

  刚坐下来,靳寒嵊就将她抱到了怀里。

  他抱得很紧,两条胳膊紧紧缠着她,像是在攀着救命的稻草。

  这样的动作,让温禾时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晚上。

  那天,他似乎也是这么用力地抱着她的。

  但那个时候,她只以为他是一个侵犯者。

  仔细想想,那个晚上的他,应该比现在更绝望才是。

  温禾时一直都觉得他很强大,大约是刻板印象使然。

  他身处高位,在靳家内部的斗争里靠着实力赢得了一切,再加上外界的那些传闻……

  她一度以为他是强大到没有弱点的。

  现在想想,她之前一直都忽略了这一点吧。

  尤其是家庭这方面对他的影响。

  想到今天他对待靳恒的态度,温禾时不自觉地抬起手来抱住了他。

  她的掌心贴着他的后背,开口时,声音十分温柔:“你还好吗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靳寒嵊没有说话,抱着她的手又收紧了几分。

  温禾时舔了舔嘴唇,继续道:“都过去了,我完全能体会你的心情,但是我们不必替任何人的错误买单。即使他是你的父亲,也是如此。”

  “不会觉得我绝情?”沉默一阵后,靳寒嵊才问出这个问题。

  “为什么绝情?”温禾时反问他:“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,难道还要你对他尽孝吗?”

  “可能所有人都觉得以德报怨是好的,但他们都不知道,以德报怨的下一句是,何以报德。”温禾时说,“是他伤害你们在先,就算他道歉,你们也有不原谅的权利。我不会觉得你绝情,如果我是你,我也会和你做出同样的选择。”

  “禾时。”靳寒嵊抱紧她,低头在她嘴巴上吻了一下,“你真好。”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你若是救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要做门阀只为原作者温禾时靳寒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禾时靳寒嵊并收藏你若是救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