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南铭:“证据给我就好。https://”

  靳寒嵊:“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?”

  钟南铭:“暂时没了。”

  靳寒嵊:“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拖了这么多年都不去解决这件事情,按你的实力,斩草除根不是什么难事儿。”

  钟南铭听完靳寒嵊的问题以后,反问他:“你会拿靳知旻的生命安全赌么。”

  钟南铭这么一反问,靳寒嵊就明白他的意思了。

  也是,敌暗我明,如果真的把钟家的人逼急了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说不定真的死之前会拉个陪葬的。

  主要是钟北清年龄太小了,很容易出事儿。

  尤其是前些年,钟北清还没有成年。

  “好,那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靳寒嵊说,“海城那边的事情交给我处理。”

  “谢了。”钟南铭难得对靳寒嵊这么客气。

  靳寒嵊听到钟南铭道谢,跟着笑了下:“不客气,算是你帮过她的回报。”

  后来靳寒嵊又跟钟南铭聊了很多事儿,

  他们两个人难得有这样和谐相处的时候。

  聊完之后,靳寒嵊调侃钟南铭:

  “你确定他们不会动秦樾?”

  靳寒嵊是故意在钟南铭面前提起这个名字的。

  钟南铭听到秦樾的名字之后,表情立马就变了。

  都是男人,靳寒嵊又向来擅长观察人,一瞧见钟南铭这个表情,靳寒嵊便笑了:“我知道你对她有意思,在我面前就不必隐瞒了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当初你找上禾时合作的时候,应该不仅仅是为了你妹妹,还有她的原因吧。”

  钟南铭被靳寒嵊说得哑口无言:“……”

  靳寒嵊也不介意他的沉默,继续:“一方面你想通过她保护你的妹妹,另外一方面,你想通过她让秦樾知难而退,让她主动和你保持距离,这样你就不会把持不住。”

  靳寒嵊分析得头头是道,钟南铭听完他的分析之后,脸色愈发难看了。

  靳寒嵊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中了,他笑了笑,“看来被我猜中了。”

  钟南铭这次倒是没有否认,只是说:“看不出来你这么八卦。”

  靳寒嵊也不介意他这样评价,“不能算八卦,只是因为这件事情和我有关,所以我才会花时间和精力去研究。毕竟它牵扯到了我爱的女人。”

  钟南铭:“……”

  听着靳寒嵊说这种话,他真是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  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钟南铭问靳寒嵊:“说完了么。”

  靳寒嵊:“差不多了,我现在去联系我助理帮我查海城的事儿,希望我们尽快处理干净。”

  钟南铭:“哦。”

  靳寒嵊也不介意钟南铭这态度。

  他知道钟南铭大概就是这么个性格,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来了。

  和钟南铭聊完之后,靳寒嵊就从酒店出来了。

  上车以后,靳寒嵊给徐闻打了一通电话。

  这会儿海城是夜里十点钟,徐闻应该还没有休息。

  果然,电话很快就接通了。

  “靳总。”无论何时,徐闻接起电话都是这样毕恭毕敬的声音。

  靳寒嵊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对他说:“一会儿发你一些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你若是救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要做门阀只为原作者温禾时靳寒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禾时靳寒嵊并收藏你若是救赎最新章节